生命不息,开坑不止。

新浪微博@木纹燧更新了吗

由于某些事件导致重要反派的饰演者习羽……退圈了……所以awake真的坑了。

[局路]失控在即

讨债恶魔和记者,是近期多种视频设定的杂糅。摸了一条大鱼。
预计有生之年我可以搞个活动叫我帮老大谈人生。

——

就A路人看来,人总会有暴露目的的破绽的。而眼前的这家伙倒是将自己从头到尾伪装起来,一时间他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A路人不打算拍摄这样的人。他宁愿去拍摄那些看了会让人温暖的照片或是讲述简单趣味的小故事,也不愿将负能量散播开。于是他放下相机转过身,刚要迈步,就听见身后传来声音。

“你的目的还真是简单啊。”

与他高冷外表所不同的带着口音的并不低沉的嗓音差点让A路人笑出来。

“所以呢?”出于礼貌,A路人回头问。

“所以你在人类里很少见了。”那个男人凑过来,“介绍一下,我叫痒局长,是个...

【K漏】紊乱

病名为爱梗,其实只是字面意思而已。

感觉全世界都听了病名为爱。我也听了。感谢今日寿星黑鸦给我推荐这首歌,祝他生日快乐。

人物死亡有,一死死俩还闹鬼注意。

 

——

“已遵照你的决定,停止了养分和氧气供应。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这个时候家人或爱人可以进来陪。”

 

我静静地看向这位叫哦漏的病人。他患了个例极其稀少但严重的没名字病,体内的养分供应和氧气供应会出现问题,以致身体逐渐虚弱。按照所有专家和医生的看法,他仅可以依靠输液延续生命。

我已与他相处相处一个月,而今天他决定不再“苟活于世”——这是他自己的说法。按我的了解,他不是会说出这种话的人,可能是受了什么引导...

【K漏K】还是不讲道理吧

↑看清楚了,k漏k。

同样的警察paro←点这里看前篇。

※本文含原创人物,往返车,看清内容再点,吃了shi不怪我。

太久没写文了,再加上我的飙车技巧,你们就当玩笑或者大纲看看,自己脑补吧。


……

今天应该是平平安安的一天。


办公场所没有沉重的脚步声,也没有一群人扎堆看监控,会议室也没有被使用。看来是开学导致各地犯案率都下降了。KB叹了口气,关了电脑,准备去食堂吃午饭。


“KB。”


“嗯?”


这时旁边的人叫他,KB没有起身而是向后靠去,让自己的视线不被办公桌围栏挡住。他看到结婚三年的伴侣现在正一脸...

[K漏]KB与龙的不完全相处记录手册

黑鸦生日快乐!
这是第一篇。十点还有另两篇定时准点。
KBx哦漏龙。

0.KB有一条龙。

“冷静、冷静,乖……我不会伤害你的……”

KB不停地重复能表示友好的句子,声音温柔到他自己都有点恶心的地步。眼前网里这条品种未知的黑龙不在人们的通缉榜上,自然没得罪过人类。KB决定放了它,让它免受被作为战斗对象的痛苦。

被层层绳网包裹的黑龙不再挣扎,只低下头,不放松对KB的观察。虽然龙低头安静都昭示着他的话有点效果,但蓝色眼睛里那露骨的杀意让KB自己被冰锥那类的东西捅了个对穿。他拿起割网的匕首,龙立刻冲他张开了嘴。

“不!这个是……这个是……”KB纠结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对龙讲述“割网”是个什么概念,姑...

漏k萧有没有粮啊。感觉很好吃。

看了个纪录片,觉得动物纪录片真的是太不讲道理了,前一秒还在说人家两个月后多美丽后一秒就被吃了(……)

【K漏】Awake Chapter 14

前文戳tag看。

再不更新我都忘了我写的是啥了。

——


“离语这名字……我总觉得在哪听过。”哦漏看向A路人的眼睛。

“我也听过,而且应该是最近。”白鼠举起手,像个听课的孩子。


A路人扬起一边眉毛。


什么都不知道的KB看着A路人的小动作——他思考时会有特别多的动作,从动手动脚到搓头发,好像身体部件摆脱了大脑的控制然后就要各奔东西一般。


“哦漏和白鼠听过还是最近……那就是我们认识后才听到的名字。而且在我们一起行动时听到的概率比较高——”

“谁说的,说不定是KB被抓那会儿听到的!”痒局长腿...

是时候填awake了。

记录99+:我就打架不骚情。

记录九九加,一个专写我和我朋友们的故事系列频道。都是轻松愉快的段子啦。
之前那个道士养猫是同频道的。

……

啊,为什么,我进了局子,过上了想要的吃穿不愁的生活,每天呼吸着郊区新鲜的空气,还会不开心呢

大概是因为,我的枕头,和我一起起床了吧。

先来说一下我的舍友们。宿舍八个人,七个诈骗犯,剩下那个是我,一个故意伤人犯,多次。现在,我已经听到尽力压制的笑声,已经感觉到得意的眼神向我射来了。扯下枕头,哦,还是保质期内的牢固胶水哦。

我带着枕头跳下床,面带微笑,在点名时晃到狱警面前,求着他帮我把枕头剪下来。这个警官是新来的,姓锌,是个年轻好看好说话的好青年,所以只要他帮了我的忙,我就不会计较他笑我。

真的。

我只会问...

[K漏]讲不讲道理了

我靠,四点了。

依旧是我流k漏,双警设定。没事儿干了吃点五毛糖吧。

“KB——!!!”

哦漏大喊着寻找搭档的身影。他望着眼前的烟雾和火光,被巨响和焦糊味摧残过的理智仅够让自己站在原地,继续完成这要人命的保护任务。

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警察是个危险职业。

我将成为警队一员,为保卫百姓生活幸福安稳献出一切。

有关职业和生与死的话题的句子疯狂地涌入哦漏的脑海。他快要大骂了,大骂自己选了这个职业是不是傻逼,也骂自己没提醒KB注意安全。

KB算是个莽撞的人,他应该提一句的。

一句总比没有好啊。

哦漏斜靠着孤儿院的门柱,眼睛死盯着可能发生危险的方向。那也是KB离开的方向。

他背...

记录99+:我是一个道士。

现代社会了,建国之后不让成精了,反倒人与人之间你恨我怨,搞得幽魂怨灵猖狂。不懂不懂。

曾经我相信我只是万千普通道士之一,每天画画符驱驱灵偶尔祈愿听听故事就是生活的全部了。现在想来,每天跟这些东西打交道的我的生活怎么可能平静。

但这不能解释我的猫成了精。

而且还是公猫。

本来我就是单纯就是看他猫样可爱,窝在雪里又很可怜,家里的耗子跑得飞快需要被制裁才将他捡回来,所以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娶不到老婆就跟猫过日子的年轻道士,不想让别人怀疑我是个顶风作案的变态。

他再可爱我也不想做变态。

真的不想。

知道他能变成人形之后再摸他都一定会后知后觉哪里不对,而且这种家...

© 木纹燧过气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