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了。绑定@yueqiuQAQ

灵魂(下完)

法师三定律paro。@官鸠 

全文走合集可以快速查看。开放结局。


朱星杰到底是何许人也? 

周彦辰撕咬着手里那小块鸡蛋糕,边嚼边想,不太细致,显得有点狼吞虎咽。骑士们正抢着来之不易的零食,香辣味洋芋片非常抢手,但周彦辰依旧在角落看着那个包装袋飞来飞去。

他从朱星杰那协助查案回来后就发现这起连环绑架案水深无比,因此班纳图快速申请并案,现在已经与地方警察一起调查了。

于是现在他们工作时就能碰上,甚至周彦辰的示踪能力偶尔会把他示到朱星杰那去。他更加了解了工作中的朱星杰,如同训练营的标兵想象,他强大、负责、自信且有魅力。

…为什么他...

把CPY的人设补补好

是严某人的细节设定。仅供参考,可能随时变化。

1.因为生命刚开始(甚至没有小时候)就与种群脱离且一直混日子当黑户,所以对群体有着隐秘的渴望。将现在的侦探社(含风部长和宠物)看作是族群甚至家庭的存在。

2.肉搏能力的真实水平与退役军人差不多,摸爬滚打周游四方下来身体素质也相当不错。

3.能知道别人超能力和精准报出温度的能力都是打石胎里来的,唯独超发达嗅觉不是。在刚获得能力的时间里甚至上厕所都发愁。但是也因此能感觉出什么才是异常的。

4.因为周游四方但没有太多钱所以一直很混,不过因此比较了解灰色地带的生活方式。因为对跟陌生人的亲密互动很敏感所以嫖■偶尔才会,但是还是会,而且还很认真。

5...

2018年终CPY特工paro:丢人 11-14

11.

江源联系五竹到他的办公室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五竹在大楼附近已经警戒了几天,早就对这项安排疑惑不解。他大部分时候都在装成一个普通人的样子观察附近的人群,此时不免对接下来的安排有些好奇。

“我去协助团栗?”在江源组织语言并盯着他观察的时间里,五竹猜测到。

“团栗现在的身份是大学历史系学生,每天都要在教授面前表现出真挚和好学。就算她已经伪装大学生至少十年了,也没法把你身上那种特殊的气质压下去。”江源语气平淡,但他又带着点调侃的笑容突然抬起头来,说到:“还是说你想以什么商界大头身份成为她…”

“停。这种剧情没意思。”五竹干巴巴地打断他。

江源似乎觉得很有意思。接着他似乎想好了,然后拿起...

2018年终CPY特工paro:丢人 6-10

6.


“跟我来。这次叫什么?”


“林云峰。”


走在严行身后的男人算不上壮硕,因此他的动作显得极其灵活,而且一双眼睛无比有神。因为他的有层次的卷发和侧分张扬的刘海,他看起来像个走走停停的流浪艺术家。目前来看他确实是,他背着相当巨大的画具包。


“这名字一定是你自己起的。”严行拉开座椅坐下。晴朗夜空下路灯的光线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照在桌上。自称林云峰的先生在他对面坐下,双手接过服务员递来的菜单开始看。


“确实。江源说我起什么都可以。”


“那是因为你总共出境时间都很难超过一天。想喝什么?”


林云峰点了一杯推荐咖啡。


这个男人拿起咖啡杯的动作显得他不那么熟...

2018年终CPY特工paro:丢人 1-5

题目我不知道写什么了。背景全架空,人物都是正篇里有过的。不要太在意细节。

0.

风城目送一辆黑色加长的名牌车消失在奥菲斯酒店的点点灯火中,这才转身寻找自己搭在椅背上的软绒黑色外套。初冬的冷气里没人去穿会裸露手臂的礼服,更何况他不是个耐寒的人。有层次的打扮让他不至于冷到颤抖,也不会显得臃肿而失了风度。

F国的大使从来不在乎这些细节,即使他们是各个方面都极具侵略性的国家。刚才那位大使虽然如他一般穿着简单蓝黑深色西装,但黑色领带尾端的金色条纹和坠有深红宝石的配饰却极夺人眼球。说不定他是好不容易才从鲜红领带中挑出一条黑的。风城猜测着。

本来他应该在那辆车上,同那位大使共进晚餐。可谁知大使带来的...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是木纹燧(打火石)哒。

…由来,由来就是脸滚键盘。打火石是因为燧这个字。一个燧石一个铁就可以做一个打火石还有谁不知道吗!(震声)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是小学开始的。后来也没什么原因,可能我确实觉得写东西挺好玩的吧。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没有感觉。不过应该是比较简洁流畅的类型。

其他人之一的栗■:很牛批

还听过说我节奏感很好之类的。谢谢。


0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

灵魂(中)

@官鸠 合集目录似乎可以很方便的看到上文,不知道手机端能不能搞。

“又有孩子失踪了。”

朱星杰正吞着便当,嘴里有东西不好说话,只是含混地应一声。

警队的生活算不上特别艰苦,但确实考验多方面能力,好在朱星杰从不惧怕这个。只是他本以为警员中只有小部分是警校出身,没想到他这个骑士生出身才真的是那小部分。

那个跟他闲谈的警员继续说:“上次怎么说的来着?再找不到痕迹就要找法师过来看看了。”

朱星杰这会儿把食物咽下去了:“那是上上次。”

朱星杰的法术功底已经在这个青少年失踪的系列案上被挖掘殆尽了。他的同事一半时间当他是个警员,另一半时间把他当成法师。

“上次法师来了吗?”

“来了。魔法之手...

灵魂(上)

《法师三定律》paro。是纯纯兄弟情。

@官鸠

“杰哥、杰哥!”

朱星杰恍惚中被他叫醒,仰起脸看向自己头顶头的这位兄弟。骑士生良好的身体素质让他接着月光看到对方满是兴奋的脸。周彦辰怕打扰同宿舍的其他骑士生睡觉,用的是很小的气声,但又难掩其中的兴奋。

朱星杰迷迷糊糊哼出一个上扬的音节回应他。周彦辰知道他醒了,伸头顶在床头的栏杆上立刻说下去:“你说圣剑,会不会发光呀?”

“圣剑是骑士灵魂的象征…”朱星杰含混地背了几句定义,“就是,如果你的灵魂是个灯泡,你的圣剑也会发光的…”

周彦辰的手这时伸了过来。朱星杰还闭着眼,胡乱伸手去挥他。在空中晃了半天也没把他赶走,朱星杰睁开眼要一问究竟,就...

CPY正经日常之死者是名侦探

“警队那边叫我过去……有个对他们来说很棘手的案子,他们在考虑超能力的可能。”

放下手机打声招呼,我开始整理着装,同时思考这个案子为何棘手。既然已经确定是爆炸物,那直接顺藤摸瓜到设置方式和引爆方式,地方警察基本都能解决吧。

这个时候刚到十点半,我们这帮人在九点才吃了早饭,活动一下倒也是应该的。不过错过饭点的五竹刚好一觉睡醒,没有饭吃让他有些没精神。反正看个超能力也不是什么难事,我把他拉上等着搞定后连午饭一起吃了。我们开车去。

五竹在车上继续睡觉保持节能状态,我则负责开车。那地方还有些偏远——虽说偏远不过我们侦探社,但算是个城郊临近拆迁的居民区——导航看起来很有必要了。

车开出去没有五分钟...

评《飞鸟》

@江源岸黑鸦🔅 的长篇。不太算剧透。

读完后并不痛苦,甚至不算太虐,只是顺应事实感到了一丝不甘和十分的压抑。事实总会是这样的,所以“有情人终成眷属”才配成为一句祝福。

本文主要是描写叙述的语句,大量的细节描写供人品味,也在某种方面体现了哦漏的迟钝和保守。文里很少有情绪上的引导。主要表现就是本文的气氛偏向静谧平静,有点像是是河流顺着时间缓慢流着。
在最后两章中出现的表达思想的语言和关于情绪的描写让流速变快了,所以最后的问句成了相当不错的结尾——不是戛然而止,而是留了广阔的空间,任我自己发散思维。静谧的河流最终流入了大海。

性格塑造上很成功。本身是现实向,不存在因背景和身份设定而必须有的...

江团好吃。

是脆皮鸭。
CP:五竹x江源(无差)

面前的笔记本正自顾自放映着小成本恐怖片。

宽阔的房间只有五竹与江源二人并肩坐在电脑前,除了笔记本之外桌上连零食都不存在。

江源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类,而五竹本就有出色的战斗能力,倒是不害怕电影情节和那些所谓的气氛渲染。在被突然出现的恶心怪物震过一两次后,他们其中一人起身,走向另一侧远处的冰箱。

“喝?”江源取出啤酒并轻晃一下示意。他动作很小,不担心就这样起沫影响口感。

没等五竹回应,那瓶啤酒就被放在桌面上,在夏夜里很快起了雾。这瓶啤酒刚从冰箱里出来,现在带着水气,看起来算得上冻人了。

“喝点吧。”五竹小声应了一句。

其他人不约而同有了精彩的夜...

《九十九号密室——Caterpillar Yard超能力侦探社序》

(江哥入队真的花了一番功夫。写的是江源怎么入队的。)

“带上我。”

面前的男人头发胡乱扎在脑后,身上披的是物资中会出现的难看御寒衣物,样貌虽然不错不过照样算是有几分狼狈,但眼神还算犀利。他身上没有血的味道,唯有浅淡的火药味和金属腥味。

异能力居然还跟战斗没关系……这种塑型能力倒是应用面广泛。

“求你。”他咬牙切齿才把这两个字说出来。

“为什么?”我低下头问他,声音很小。队友离我倒是不远,如果我大声喊出来应该会立刻被注意到。

这个男人很可能有枪,最次也得是把小刀之类。不过金属到了他手里很可能变成别的东西,希望他不要太紧张了,怪麻烦的。

“我…有些物资,而且绝对不会伤害你和你的朋友们...

© 活尸木纹燧 | Powered by LOFTER